海博测评---全球首家博彩评测推荐网【官网】

188

主题

0

好友

1139

积分
海博商城
热点动态
第二章 通宵(下)


    任何人都不会把牌桌上对手的话当真,但这种没有营养的对白却不断的出现在每一张牌桌上。我没有立即跟注,而是注视着他的脸,希望能够从他的表情里找到一些有用的情报。

    他不可能有ak,如果他有ak这样的大牌,同样会在翻牌前加注。这把牌没有明显的同花可能,但我确信他有一张9,也许是910,也许是89,他在做一个两头顺子的抽牌,或者他已经拿到顺子了?只有在他的底牌是89时,我才处于劣势,不管怎么说,我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扔掉我的三条q;但我也不想发起什么行动,以免正好撞上他的顺子,于是我只是静静的跟注。

    发牌员又销掉一张牌,发下转牌——方块10。

    他再次推出15000港币的筹码,如果他没有这样下注,我还会在89和910之间猜测。但现在我已经知道他是什么牌了,他手里有两张方块,而且是方块8和方块9,这让他起手就凑成顺子。是的,在他看来,他的牌还有很大的机会,即便我手里真的拿到ak,也还有九张方块可以让他凑成同花,甚至还有两张牌可以给他同花顺。

    但他并不知道,这张10给了我一个三条q带对10的葫芦,葫芦是同花顺和四条之外最大的牌,而且方块q在我的手上,实际上他只有一张牌的机会。现在我想的只是怎样技巧性的把他所有的筹码都套进来,无论他手里的顺子,或者可能的同花,都干不过我的葫芦,我知道我可以拿走他的所有筹码,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点。

    但我还是装做思考了一会儿,这是一种示弱的表现。我必须用一切方法暗示他,我并没有拿到什么牌;只有这样,他才会钻进我精心设计的圈套里。

    在这段时间里,我一直看着另一张牌桌上的她。

    她叫杜芳湖,年纪比我大上两三岁的样子,长相和身材都很普通,但却是我在这个赌场里所见过的最好的鲨鱼之一,她今晚的收获非常丰富,桌面上的筹码已经堆得很高。她穿着一套很合身的职业套装,我知道,在那身衣服的某一个口袋里,有我给她打的一张两万港币的欠条。

    想到这张欠条,我觉得肋骨和背部又开始隐隐作痛。前一个晚上,我被阿刀的手下在赌场后面的小巷子里很“温柔”的教训了一顿。他们拿走我身上所有的钱,并且要求我在第二天的十点钟之前还清剩下的十五万——这笔钱并不是我借的,但借据上白纸黑字签着我的名字,甚至他们的手里还有我的身份证复印件。

   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,杜芳湖出现了,她没有问我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,而是问我要不要上桌必需的赌金,并且借给了我两万港币。我知道她已经关注我很久了,我也同样一直在关注她,这是鲨鱼之间的默契,赌场里所有配得上鲨鱼这个称号的人都会有这种默契,我们记得所有经常出入这个赌场的鲨鱼,他们的面孔,他们的名字,他们的风格……但我们从来不和自己人交手,我们努力规避着正面的交锋,我们总是分散在各个牌桌上,把那些周末来休闲或者度假的鱼儿们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。

    但不能不说,她是一个好人。我们这群人都是孤独的鲨鱼,你很少会看到,有哪一条鲨鱼会关心另一条鲨鱼的生死。

    何况,在此之前,我甚至和她连个招呼也没有打过。

    发牌员提醒我,九十秒钟的时限已经快到了,我必须马上做出决定,跟注,弃牌,或者加注。

    我对他点了点头,然后我数出三叠筹码,每一叠筹码是20枚,每一枚是500港币,我把这些筹码推到牌桌中心,我的手故意有些颤抖,我知道,看上去这样的行动很像是有些什么牌,但却算不上很大,想通过偷鸡这种方式拿下彩池的样子。

    那条鱼儿似乎没有想过会遇上这么强烈的抵抗,他重新审视自己的牌,然后凝神注视着我的脸。十秒钟后,他深呼吸了一次,然后扭头问发牌员:“他还有多少筹码?”

    发牌员清点了一下我面前的筹码堆:“他还有46700港币,先生。”

    那条鱼儿又深呼吸一次,我知道我之前造成的假象成功了。他做出了一个决定,而这个决定也是我想要他做出来的——

    他把所有的筹码都推了进来。并且嘴里嘟哝着:“我不相信你的手里有10。”

    我要求暂停,我知道我会跟着全下,但我需要让自己喘口气。

    道尔;布朗森还说过,无上限德州扑克的关键,就是一次又一次逼迫对手全下自己的筹码。如果我的牌稍微差一些的话,比方说我的底牌是a10(这样我是三条10),或者aq(这样我是最大的两对并且有最大的边牌),我都很有可能被他吓住然后弃牌——这样我的八万筹码就只剩下了四万多一些,然后我要用这四万在三个半小时内赢到十万……现在是凌晨六点半,鱼儿们不是还没有起床,就是刚刚上床睡觉,那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   我又看向杜芳湖那边,她刚刚赢了一把大牌,沙哑的笑声传到了我们这一桌。我看到她的那张牌桌边站起一个人,接着是另一个人,他们的面前空空如也,一分钟前还属于他们的筹码,现在正在杜芳湖灵巧的手指下被装进筹码盒。

    那是属于她的筹码盒。

    杜芳湖那一桌只剩下三个人了,而另外两位显然没有再玩下去的想法,他们分别站了起来,和杜芳湖握手,说一些恭维的话。然后他们带着剩下不多的筹码,走到我和那条鱼儿的身边——这里不是vip贵宾房,十万以上的彩池也并不常见。

    杜芳湖也在整理好筹码后,端着整整六盒的筹码走了过来。

    她这一晚收获颇丰,这六盒筹码大约有十来万的样子。也许这些钱在很多人眼里根本不值一提,但是……有一条谚语是所有鲨鱼都牢记在心的:你只能剥一只羊的皮一次,但你却可以剪它很多次毛。

    她走到了我的身后,用沙哑得甚至有些刺耳的声音问我:“你似乎遇上了一些麻烦?”

    我们这一类人的声音通常都不会太好听,那是因为我们经常长时间的熬夜,不断抽烟和饮用咖啡之类的刺激性饮料用来提神的缘故。事实上,我也不例外。

    我侧过头看着她的脸,微笑着回答:“是的,一些小麻烦,我有一把不错的牌,但是他在逼我全下。”

    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   “全下,当然是全下。”然后我转过头对发牌员说,“我也全下。”

    那条鱼儿带着很自信的傲慢翻出了手里的方块8和方块9:“我是顺子,我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让大家相信我只有在抽牌的时候才会下重注,而现在,回报的时间到了。我知道你没有ak,也没有10,我猜你是aq之类的牌,不过即便你有10,你也没我大。”

    “是的,我没有10。”我迅速的翻出我手里的一对q,“但我是葫芦。”

    “噢,我的天。”看清楚了我的牌后,他怪叫一声,然后整个人瘫倒在椅子上。

    与此同时,杜芳湖也笑了起来,她俯下身子,在我的耳边轻声说:“干得漂亮。”

    我的耳根感觉到一股温暖而潮湿的气流。我转过头,和她对视一笑,我突然发现,她的笑容其实也很妩媚和……诱人。

    发牌员右手握成拳头,锤了锤桌子,然后销掉一张牌,再翻出河牌——

    我从来不知道,扑克牌里的方块7会如此刺眼,是的,现在轮到我颓然的倒在了椅子上,而在那一瞬间,那条鱼儿从椅子上跳起来。他一边挥舞着他的拳头,一边急速的走动着,他大喊大叫着:“漂亮,太漂亮了!干得好,我知道我的运气比你的牌要好!

    牌桌边的人开始议论起他的好运气,我们牌桌上的那两个,杜芳湖牌桌上的那两个……他们大声的惊叹着,而这又引来了更多的旁观者;我从来没有在凌晨六点半的时候,见过赌场的哪一张牌桌边聚集起这么多的人,大家把我们这张牌桌围得水泄不通,所有人都在谈论着一张价值十六万港币的方块7。

    而我,在这场闹剧里,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。

    是的,那条鱼儿击中了剩下44张牌里唯一的机会。这个机率比2%要大,但比3%要小。而我,则在拥有98%的优势下,输掉了这一把牌……

    也输掉了……一切。

    我甚至不知道我是怎样走出赌场大门的,但是我看到……天已经亮了。

上一章         返回目录          下一章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HERO 发表于 2016-8-17 13:43 |显示全部楼层
也是赌局的小说啊,很不错啊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honeywell 发表于 2016-8-17 13:44 |显示全部楼层
有那么好的小说,坚持每天都看一下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joannne896 发表于 2016-8-17 13:57 |显示全部楼层
就是挺不错的,这样的小说,值得去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hue 发表于 2016-8-17 13:59 |显示全部楼层
赌桌上的事情都是说不定的啊,呵呵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h5p 发表于 2016-8-17 14:05 |显示全部楼层
这就是风水轮流转啊,不过写得是很精彩的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gaoyoucai 发表于 2016-8-17 14:07 |显示全部楼层
这一章小说写得很好啊,我还是蛮喜欢的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cuihais 发表于 2016-8-17 14:07 |显示全部楼层
小说有那么好的剧情,真心给力啊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betone 发表于 2016-8-17 14:12 |显示全部楼层
小说写得还是挺不错的,故事情节很赞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aassa 发表于 2016-8-17 14:13 |显示全部楼层
很久没有看小说了,反正有空,可以去看一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