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博测评---全球首家博彩评测推荐网【官网】

188

主题

0

好友

1139

积分
海博商城
热点动态
第四十九章    人生何处不相逢(下)


    “没错,是运气。”陈大卫点上一支烟,把橙子放在桌上,他说,“尤其是对上科比;布莱恩特的那把牌。”

   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点头承认。是的,那把牌我的胜面只是略大于50%;能够夺到彩池完全是上天的眷顾。如果换成在葡京的牌桌上;或者和秃顶、美女他们的sng比赛里;我知道,自己一定会弃牌——如果我是一个喜欢把所有筹码、都推进50%可能性赌局中的人的话;我不会玩德州扑克,而会去选择玩百家乐。

    巨鲨王们可以嘲笑女人般的运气能挑战技巧;赢钱不是他们唯一的乐趣;在他们的生命中,有一种乐趣比赢钱更为重要,那就是——体验冒险。

    这段话不记得是在哪部电影里看过的,但我却一直牢牢的记住了它。从那以后,我就清楚的认识到,我没法成为一个真正的赌徒——我并不是一个热爱冒险的人;甚至可以说,我是一个极为保守的人。

    那把牌只不过是个特例罢了。

    但陈大卫接着说下去:“可是,你连个对子都没有,只是a大的杂牌,就敢跟注他的全下。这也是运气吗?”

    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,杜芳湖就已经抢先说道:“当然不,我想,阿新那时已经看穿了他的底牌。”

    “哦?看穿?就像那次看穿了我的底牌一样?”陈大卫笑着问,“那么,这也是运气吗?”

    这当然不是运气。但陈大卫的话里,也提到了我和他之间的那把牌……这个时候,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;只能沉默以对。

    幸好,大家都没有存心让我难堪的意思,金杰米和杜芳湖两人马上就转移了话题;开始讨论起接下来的比赛。

    除了我之外的四个人,筹码都在七十万到一百五十万之间;所以他们关心并且一直谈论的,是如何在day2的比赛中,保证不出局的情况下,最大限度的增加自己的筹码。至于我……

    当大家的咖啡杯都已经见底的时候,陈大卫突然问我:“阿新,你对哈灵顿说,你是他大作的忠实拥趸?”

    “您怎么知道的?”

    “特色牌桌里,三把牌送走四个牌手,这其中还包括紧手流世界第一人丹;哈灵顿;好莱坞超级巨星莱昂纳多……你认为espn会放过这个戏剧性的场景?”

    金杰米凑了过来:“是啊,昨天晚上我们三个一块看的day1d集锦;阿新,你在里面可是当之无愧的主角呢。”

    阿进也笑着对我说:“要是你拿下今年的wsop金手链,我猜那些记者们一定会把哈灵顿对你说的那句‘好好干’,写成老一辈巨鲨王向新人交出接力棒;就像当年师父和师兄一样……”

    他们左一句右一句似乎在拿我开心,但我知道,他们并没有恶意。

    陈大卫把橙子放回口袋,他站起身来:“阿新,对你来说,接下来的比赛里要进入钱圈,甚至拿到更好的成绩,应该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情。不过……我建议你去重温一下《哈灵顿在牌桌上》的第二章第二节。如果你没有把这本书带来拉斯维加斯的话,我记得咖啡馆右手边五十米处,应该有一家书店。”

    我的确没有把这本书带来。在咖啡馆外,和陈大卫他们分开后,我和杜芳湖就向右边走去;没多远,果然看到了一家书店。

    杜芳湖花了30美元,买下全套的《哈灵顿在牌桌上》。然后她翻开目录,找到那一章节;她笑着对我说:“阿新,我来考考你。第二章第二节……讲的是什么?”

    “这谁能记得?阿湖,我来考考你,day1c的比赛里,你弃掉的第二十六把牌是什么?”

    杜芳湖笑了:“我还以为能者无所不能呢。那我们来看看吧……个人风格一:保守流。”

    她有些奇怪的问我:“阿新,你已经够保守了,陈大卫怎么还要你看这个?”

    “来,给我看看。”我从杜芳湖的手里接过书,然后我马上就看到了,陈大卫要我重温的那一段话,我把这段话读了出来——

    “在2003年的wsop无限注德州扑克比赛中,一名牌手在第四天的中间时间段里,拥有大量筹码,并且名列筹码榜榜首;他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都玩得稳健、很有耐心;但是,只有两把牌、大约五分钟的时间里,他就被淘汰出局。要记住,无限注德州扑克是非常危险的游戏。”

    “陈大卫这不是在咒你吗?”听我读完这段话后,杜芳湖不满的说。

    “不,他是为我好。”我笑了笑,对杜芳湖说,“他从1985年开始参加wsop,到现在为止,已经有二十多届了;他还拿到过两次无限注德州扑克比赛的金手链;甚至还带出一个拿到金手链的徒弟。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,他的经验都是最宝贵的财富——他知道,在这种时候,什么问题是我必须要注意的。”

    我把书合上,交到杜芳湖手里:“而我,还有你,都只是wsop的新手。”

    我们已经出来得够久了,而且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地方好去了。于是我和杜芳湖拦了一辆的士,回到马靴酒店。

    走进房间,我就倒在了自己的那张床上。而杜芳湖则又走到落地窗前,从那里往下看去。

    “我们还要在这里呆上三天的时间;甚至更久。”我对杜芳湖说,“难道你觉得这里的景色真的那么优美吗?”

    “是的。”杜芳湖很认真的回答,“比起拉斯维加斯,澳门只能算小孩子玩过家家的地方。”

    “嗯,你的意思就是,我们两个在一起,过了一两年的家家……”

    这句话的歧义实在太大了。我说出来后,就觉出了不对劲;我想解释一下,但又知道这种事情越解释越乱……于是我只能沉默

    然后我听到杜芳湖自言自语的喃喃道:“是啊,过家家……”

    我们就这样一直沉默着,直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。

    “我们去吃点东西吧。”我说。我听到杜芳湖低低的应了一声。

    我们略事整理,一前一后的走出房间;来到餐厅。刚刚找到座位坐下,就听到一个熟悉的、有些含混不清的声音:“嗨!邓生、杜小姐!”

    我转过身,和向我们走来的那个大胖子打招呼:“托德;布朗森先生。您好。”

    “你的成绩很不错。”托德;布朗森笑着对我说,“继续保持吧。”

    “谢谢。”

    “不介意我和你们坐在一起,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吧?”

    “当然不。”

    我站起来,从别的桌边给托德;布朗森搬来一张椅子;他笑着摇了摇头,自己又去搬了一张;并且把两张椅子拼在一起坐下。但他的屁股依然有那么一小半、悬在这加长加宽的椅子外面。

    “您应该去减肥了。”杜芳湖很认真的对托德说。

    “这是个好建议,我会考虑的。”托德;布朗森笑着回答,然后他转向我说,“day1c那天,我们都走得太急了;没有来得及和你详谈。不过我想,今天再问这个问题也不迟……那么,你们两位身上的石头已经被搬走了?”

    我和杜芳湖相视一笑,异口同声的回答:“是的。”

    托德点点头:“我想也是,四六分成是一个很好的主意,不是么?只是可惜了东方快车的徒弟,那口血白吐了……”

    听到这句话,我暗自下定决心,今天绝不再点牛排。我看向杜芳湖,她脸上的表情告诉我,她和我的想法完全一样。

    “好吧,不管怎么说,问题总算解决了。而我们也都顺利进入day2的比赛;那么,为什么不干一杯以示庆祝呢?”托德;布朗森弹了一个响指,叫来侍应生,“给我们拿一瓶罗马康帝酒庄1990年份勃艮第红酒;谢谢。”

    看到侍应生似乎有些迟疑,托德摇了摇头:“我知道你们有这种酒,如果你不能作主的话;让你们经理来和我说话吧。”

    侍应生如释重负的走开,没多久,餐厅经理走了过来。

    这位经理比我还要矮一些、也比我还要瘦一些。他哈哈大笑的伸开双臂和托德;布朗森拥抱——也许这是一次正常的拥抱,如果猿人和猴子之间也会这样干的话。

    拥抱结束后,餐厅经理喘了几声,然后他用有些夸张的语调说:“托德;布朗森先生,请原谅侍应生的不礼貌。您要的酒;我们马上就会为您送到。”

    “那就好,谢谢。”托德嘟哝道,“我从来不知道,喝瓶酒也会这么麻烦。”

    “谁让您的兴趣与众不同呢?”餐厅经理有些谄媚的说,“毕竟,这可是每瓶价值一张wsop入场卷的酒呢。”

上一章         返回目录          下一章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一脸吃遍天 发表于 2017-5-30 14:37 |显示全部楼层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回顶部